设置

关灯

魔影卷 第三章 第五节 不世之才(四)

    踏霄录 作者:桓僧

    魔影卷 第三章 第五节 不世之才(四)

    不世之才,乱世出

    (四)

    玄火派,玄火山,南苑。

    寒冬的早晨,空气中都带有丝丝的冷意,嗅进鼻子时,给人一种清新忘我的感觉,整个地数洲的气候相差不多,在冬天里,没有肆虐的凛风,没有白皑皑的大雪,只有平静的蓝天和诸多心事的人。

    沈天今日依然早早就起床,甚至都不需要玄火派每日的定时叫早服务,昨日苍烨将他送回洞府后告知,再过两日便是感知测试成绩公布的日子,这个消息让沈天心里有点不好受,无它,沈天并布担心自己,以苍烨对自己的态度来看,沈天觉得自己对苍烨是一样很重要的物品,至少现在是。所以沈天并不担心自己会不合格被赶出玄火派,况且沈天对自己的能力也是有信心的,他担心的是黄迪,黄迪对修真有很大的渴望,如果这次测试通不过,他一定会非常难受,所以早起的沈天,来到了黄迪房舍的门前。

    “黄迪,你在么。”沈天并没有敲门,而是轻轻的呼唤着。

    房间的门缓缓的打开,黄迪黑着一双眼睛,出现在沈天的面前,“沈天,是你,那么早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来看看你而已,看你这个样子,一定好多天没睡了吧。”沈天看到黄迪的样子,心里有点难受,毕竟黄迪是沈天在玄火派唯一的好友。

    “唉,明天就要公布成绩了,你叫我如何能入睡?每每入睡,都会让我想起爹娘那期盼的目光,我于是干脆就起身看看修真入门修炼修炼罢了。”黄迪叹道。

    “你这样不行,你现在还不是修士呢,况且你身体又那么弱,我怕你就算到时候测试通过了,你也病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是不是?”沈天打趣道。

    黄迪闻言摇头苦笑,他知道沈天是为了开导自己调侃调侃,这个道理他又何尝不懂呢,刚想开口继续说,一抬头却看见沈天背后不远处的柔柔,正紧紧的盯着沈天,于是呶呶嘴,示意沈天向后看。

    沈天看见黄迪的动作,带着狐疑转头看去,一看见柔柔清丽的面容,不禁头皮发麻,按理说,清晨遇美女,应该是人生一大乐事,可是现在的沈天却是怎么也乐不起来。“柔柔,你…”话还没说完,柔柔便道了一声跟我来,便自顾向溪边方向走去。

    黄迪看见这样的情景也笑了出来,心中的苦闷减少了不少,对沈天道:“哎,天子,你看来要饱受皮肉之苦了,我就听你的话,回房休息休息,你赶紧跟上去吧,否则我怕你身上要多几块烤焦的皮肉咯。”黄迪说完笑着关上了门。

    沈天看着黄迪的笑容,知道他心中稍微放松了一点,心里也有点欣慰。深吸口气,缓步向溪边走去,之所以缓步,是因为沈天在思考等下遇到柔柔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该如何应对。

    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沈天终于走到了溪边。这是平时沈天走的时间的三倍,每一步都是步伐凝重,柔柔却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此刻的她静静的看着小溪,纤瘦的背影让人有种怜香惜玉的感觉,沈天看着这流水,蓝天,美人,不禁有点恍惚。突然觉得柔柔其实很漂亮,只是平日里太过刁蛮,那股恶气完全掩盖了她的美丽。

    “你来了。”柔柔没转过身来,只是静静的说了三个字。

    “嗯,其实,怎么说呢,那天的事情吧,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柔柔的平静让沈天更加觉得不安,他一直怀疑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正摸着头尴尬的解释,但是柔柔却突然转身,眉宇间带着一股忧伤,眼睛雾气缭绕,轻轻的打断沈天的话语,道:“沈天,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真如你说的那般,让人厌恶,不讨人喜欢。”

    沈天看见这样的情况,反而呆住了,平日里被她放火烧,用手打已经习惯,如果还是这样的场面,就算猛烈些,沈天自忖还能应付,但是眼前这样的柔柔,沈天还是一次见到,简直就换了一个人,许是平日太过蛮横,让柔柔的野蛮形象在沈天心里根深蒂固吧,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正应该像眼前这样么。

    “那个,其实,我…”沈天不知该如何解释,双手抱胸,摸着下吧,思索道。

    看着沈天这幅模样,柔柔更难受了,眼里的水气愈发的多了起来,道:“你就说实话实说吧,我从小开始因为奶奶的关系,所有人对我都是笑嘻嘻的,没有人愿意对我说真话,我只想听听自己在别人心中到底是怎样的,柔柔不要做一个令人讨厌的人。”

    听到柔柔这样说,沈天心里也是一痛,想到柔柔十几年来没人真诚的对待过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平日诸多欺负自己的少女其实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于是沈天道:“其实也不是的,就是我这个人比较坏,你看我平日咒骂你不是很多么,难道每句都是真的?那你不得是世界最惨的人了?对不对,所以嘛,你别往心里去,我其实乱说的,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你看其它的师弟师妹们不是都对你很好吗?”

    柔柔闻言头低了下来,有些许啜泣的声音发出,却是不说话。

    沈天看到如此情景,顿时急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小女王会在他面前落泪,他连忙说:“哎,好吧好吧,其实你平时是有一些讨厌,但是真的就只是一些,就是平日里比较蛮不讲理,比较爱欺负人,比较自以为是,不听别人说话,不理别人感受,就这样而已,没别的了,真的。”

    柔柔听到这样的评论,顿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沈天说完的时候也感觉不对,暗道自己傻,这样的话说出来不是让她更难过么,沈天打小就跟一群山贼过日子,哪跟这样如花似玉的少女打过交道,要他跟苍烨尔虞我诈或许还可以周旋一二,但是面对梨花带雨的柔柔,沈天顿感无力。

    “我话没说完呢,你别急着哭嘛,先把眼泪收着,你也是有优点的嘛,比如,你可爱啦,比如,你那个什么啦,哎,反正就是有优点的嘛。”沈天蹲下来,安抚柔柔道。

    沈天见柔柔听了之后没反应,又道:“还有就是,其实你心地挺好的,虽然平日刁蛮不讲理,但是你帮我保守了秘密不是,你内心不坏,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对待别人,人与人相处讲求的是一个诚字,只有打开心扉,以诚待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友情,才会有真正的朋友,在你背后不离不弃。”

    柔柔听到沈天这样说,停止了哭泣,抬起哭花的脸,抽泣了两下,道:“就是这么简单吗?我从小到大没人教过我这些,怎么样才叫以诚待人呢?”

    “这个嘛,比较笼统,这样说吧,就是当别人对你好的时候,你也要对别人好,当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你要先对别人好,然后让别人感受到你对他的好,感到到他也开始对你好,这样简单的说法,你可明白?”沈天站起来,一副教书先生的样子。

    柔柔听得似懂非懂,但是看见沈天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来举手就想打,但是想到刚才沈天说的以诚待人,要对别人好,却是没有下重手,只是轻轻的在沈天的头上碰了一下。

    沈天看到柔柔这样的改变,心里不禁一喜,趁势道:“这就对了嘛,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多讨人喜欢,以后保持,肯定是玄火山之花。”

    柔柔闻言脸色一红,别过脸道:“谁要当什么玄火山之花,人家可是修真高人。”

    沈天见柔柔脸红,心里更畅快,口无遮拦道:“哈哈,女孩子家就要找个好人家嫁了,修什么真,你真是不懂事,女孩子要会家务做饭,你都不会吧?我委屈一点,以后你去帮我把脏衣服给洗了,然后去学做饭,也不要多,每餐要有肉,味道不好就罚你下山去买,嗯,就从明天开始吧。”

    沈天说完就开始洋洋得意起来,但是不多时,看到柔柔阴沉的脸,他就知道自己完了,女魔头被他嚣张的气焰给召唤回来了。

    嬉笑怒骂的声音,在玄火派南苑的溪边彼此起伏,不知不觉中,太阳便要落下,夕阳染红了小溪清澈的溪水,却也似乎,染红了某人的心灵。

    次日,玄火派,玄火山,南苑,沈天房舍。

    沈天被玄火派集合的声音叫醒,拖着酸痛的身子,迅速爬起来洗簌—昨天被柔柔追着打,又训练了他的体能一天。但是这次与往时不同,想到柔柔虽然追着自己打,却没用真力,沈天心里生出一丝安慰—自己总算做了件对的事情。

    匆匆洗簌完毕,沈天迅速来到了北苑,此时众弟子已经到场,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阴沉着脸,沈天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羞愧一下—沈天从来没有紧张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苍烨的关系吧,因为苍烨,自己连死亡的感觉都尝试过了,还会对这样的事情紧张么。

    公布成绩的人依然是卢天赐,随着他一个个念到名字和成绩,合格的弟子听到自己合格后,紧皱的眉头立刻舒缓开来,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也有的弟子听到不合格后立刻瘫坐在地上捂着脸痛哭起来。沈天知道接下来他们就会离开玄火派,下山继续他们原本的凡人生活,但是沈天却没觉得有多凄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数,也许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不比御剑飞仙的生活差。

    公布完成绩后,只剩下十几个弟子能继续留在玄火派,陈栋和黄迪,都通过了测试,而沈天,自然而然的是通过。

    “接下来,就由我的师姐,花涂弦,来教你们通灵的下一个阶段—引灵入体。”卢天赐说完,便离开。

    随着一阵香气,一位貌美的女子出现在众弟子眼前,此女子有一种天生的妩媚感,与惠云清新的感觉截然不同,仿佛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者四周树木花草的动向。

    女子温柔的扫了一眼众弟子,微微一笑,道:“你们好,我是你们的师姐,花涂弦,你们可以叫我花师姐,今天,就由我来教你们如何引灵入体。”花涂弦说完向着空中一招手,一缕缕金色的气流便顺着她的手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众弟子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所想大都一致—自己快要学仙人的法术了!

    花涂弦微微一笑,道:“通灵的最后一个阶段,便是引灵入体,只有让灵气能够在自己的身体里畅通无阻的游动,才能更好的施展修法,无论是什么法术,都与灵气有关,通灵这个阶段是很重要的一个基础阶段,基础打得好,日后的修炼就会一马平川,但是反之,则会困难重重,多说无益,现在便传授你们关于引灵入体的法诀和相关知识。”花涂弦说完,一摸发簪,便出现了一页红色的纸,她轻轻一点,便像上次卢天赐传授感知灵气的法诀时一样,分成一个个小点,没入众弟子的眉心。

    一段段影像和法诀出现在沈天的心里,但是在这些影像和法诀的最后,那个白发老者又出现了,这次他盘膝坐在一颗树上,这颗树有百丈高,虽然如此,但整棵树竟随着老者的呼吸而颤动,老者突然睁开眼睛,大吼了一句法诀,之后自老者身体为圆爆发出一个环形的火环,那百丈高的大树瞬间被烧为灰烬。

    沈天又是最后一个清醒过来的弟子,此时四周的弟子都已离开,只剩下花涂弦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沈天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道了声别,便向南苑走去,而花涂弦看着沈天离去的背影,嘴角上扬得更高,待到沈天离开了她的视线,她才轻抬莲步,向北苑深处走去。

    命运的转轮,无时无刻不在转动着,每转一格,都是无数生灵的陨落和出生,而沈天的命运又会是如何。

    魔影卷 第三章 第五节 不世之才(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