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魔影卷 第四章 第三节 盛夏飘雪(三)

    踏霄录 作者:桓僧

    魔影卷 第四章 第三节 盛夏飘雪(三)

    盛夏飘雪

    (三)

    玄火派,玄火山,南苑,沈天房舍。

    又是一个清晨,又是一个不眠夜,这五天里对沈天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折磨,沈天每天都无法安然入睡,只要一进入梦乡,就会梦见那血腥的场景,每次都有自己的好友或者亲人被杀,有时是莫云龙,有时是李思,有时是柔柔。

    沈天甩甩头,还好自从引灵入体之后灵气在强化自己的身体,就算几日不睡也会精力充沛,而沈天想要睡觉,只是还没有摆脱凡人生活习惯的一种表现罢了,这在修真初期非常正常。

    依稀还记得昨日柔柔告诉自己今日卯时正在溪边进行固本期的法诀传授,沈天打开窗子,看了看天色,夏天的夜晚特别短暂,现在,离卯时已经不远,沈天脱掉衣服,换了一身崭新的白色道袍,道袍的胸口绘着一团火焰—这是在进行灵模测试后的第二天发放下来的玄火派道袍,这也证明了自己的身份,玄火派火级弟子,看着自己身上的道袍,虽然是长袍,但是不知道为何,穿在身上反而有一股清凉的感觉。不过,沈天却感觉似有千斤压在身上般沉重。

    心情复杂的来到了溪边,沈天是第一个来到的,这跟平时不一样,也许是心境的变化吧,每日处处都要提防着别人的生活会让一个人的心境苍老得很快。“天天,你来那么早喔。”婉如黄莺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沈天回过头,微笑的看着柔柔,柔柔今天也换上了白色的玄火派道袍,女弟子的道袍是旗袍的样式,将柔柔日益成熟的曲线凸显得有棱有角。点了点头,道:“你不也很早嘛,懒惰的丫头,今天难得不睡懒觉喔。”

    柔柔闻言扁了扁嘴,道:“人家哪有睡过懒觉,人家可是修士呢,不用睡觉都可以。”

    沈天和柔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些闲话,南苑的弟子都陆陆续续的来到了溪边,看到沈天与柔柔如此熟稔,都在跟自己私底下的好友窃窃私语,经过那么多次的测试,傻子都看得出沈天肯定有什么秘密,沈天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他们甚至开始感觉沈天是什么世外高人的弟子,派来玄火派历练来的了。众弟子都换上了玄火派的道袍,不经意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们的行径,就彷如一群白色的苍蝇,在为这一陀东西到底是好是坏而争论不休。

    沈天并没有理会其它同门的表现,对于沈天来说,人言不可谓可畏,在沈天眼里,这些都是孩子,经历过的东西跟沈天比起来,真的是太少了,但是突然之间,沈天感觉背脊又有那如芒刺在背的感觉,这次沈天迅速回头,但是依然没看到是谁在盯着自己,沈天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喂,你怎么啦,突然像没了魂似得,不会是看见鬼了吧?”柔柔拍了拍沈天,道。

    沈天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这时沈天看到了人群中的陈栋,他并没有跟别人讨论沈天,而看到沈天看过来的目光,陈栋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沈天暗忖,难道是他?也不无可能,此人早时就对我和黄迪不善,加上此人自认为天资卓越,但是这几次的测试都没能赢过我,与黄迪也是伯仲之间,难保他不会起了什么歹心,由此,沈天对陈栋就多了一些提防。

    这时沈天又看到了人群中的黄迪,两年过后,他们都没好好谈过,大家都长大了,黄迪在引灵入体后,身体变好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虚弱,个子也长高了。沈天对黄迪招了招手,黄迪微笑的走过来。

    “死小子,怎么来了不过来跟我打招呼?是不是不要我这个朋友了?”沈天笑骂道。

    “哪有,我看你跟柔柔师姐聊得甚欢,我就不必来打扰你们了嘛,柔柔师姐,我说的可对?”黄迪调侃道。

    柔柔脸色一抹红晕浮现,道:“我哪有在跟他聊天,我是在教训这个野小子,哼。”

    沈天闻言无奈的耸了耸肩,不去反驳柔柔,继续对黄迪道:“黄迪,两年没看见你了,你整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修炼,那日看你测试时,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呵呵,你也知道修真是我爹爹对我的期望,我不能辜负了期望不是,但是怎么努力,也都赶不上你和柔柔师姐啊,人生有的时候的确是命中注定的。”黄迪感叹道。

    “小迪子,你比不过我那是命中注定,但是别气馁,这个傻子沈天你绝对可以完胜他,加油,我看好你喔。”柔柔说着像一个大人般拍了拍黄迪的肩膀,顺便鄙夷的看了沈天一眼。

    黄迪闻言微笑不语,就在三人在聊天时,一阵香气袭来,花涂弦出现在了小溪上,盘膝浮在空中。

    众人看到花涂弦出现均噤声,拍着整齐的队伍,等待花涂弦发话。

    花涂弦看了看众弟子的反应,嘴角扬起,笑道:“你们不必如此,我并非什么刻板严肃之辈,大家自然点就可以了。”这一笑,仿佛小溪都停止了流动,仿佛小溪对面的树林里每一颗树都发出欢呼。

    对于这些年纪尚小的孩子们,这种风情是难以抵挡的,而有些女弟子,则是觉得自惭形秽。

    沈天则是不为所动,看了看旁边的黄迪,似乎黄迪也被吸引住了,而柔柔则是气鼓鼓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收起笑容,花涂弦继续道:“今日,就由我来传授你们固本期的修真法门,在通灵之后,便是固本期,开智,通灵,这两个阶段修炼完毕后,并没有什么难度,基本只要天资尚可都可修行完成。但是固本就不同,在固本期的最后,你们要经历修真路上的第一次冲关,固本期的下一个阶段便是培元期,你们必须要冲破桎梏,才能达到培元,事实上,只有达到了培元期,你们才算一个真正的修士,现在的你们,只不过是略强于凡人的凡人罢了。”

    说完,花涂弦停了停,让众弟子们消化消化她说的内容,沈天听闻后眉头紧锁,按花涂弦的说法,自己不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么,连夜以来的血色梦境,让他心里很难安宁,总想回云龙寨去看一看,可是门派有规定,不达到培元期,是不能擅自离开门派的,否则便算是叛出师门。

    “这些离你们都还远,现在暂且不说,好了,现在先教你们固本期的第一课,那便是御气,顾名思义,御气御气,便是驾驭灵气,你们现在体内都引入了灵气,但是却不法操控他们,这便是今天你们要学习的法门,我玄火派自始祖创立后,传下功法玄火天功,后辈弟子便都一直研习这套功法,这也是我们玄火派至高无上的功法,今日教你们的御气之术,就是传自玄火天功之中,现在便传于你们,你们好好感受吧,能获得多少收益,便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待得你们修炼到御气能够随心所欲的时候,便各自去找带你们上山的师尊,这是最后一堂基础课,之后就会由你们的师尊单独教导你们。”说完,花涂弦依旧是将手一挥,这次出现的乃是一页青色的书页,花涂弦又是一点,那页书,便化成小光点,飞向众人。

    光点进入沈天眉心的时候,沈天又看到了一段影像,依然还是那位白衣老者,这一次的,老者在一片大海的海面上,盘膝而坐。只见他慢慢将一团凝聚得像石头一般的灵气团从手心里放出来,之后用手指绕着灵气团慢慢的旋转,随着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灵气团不停的转变成各种形状,如箭,如刀,如梭,每变化一个形状,老者都会操控灵气团飞行一段距离,然后再回归到自己的手心上,继续旋转的动作。

    就在如此进行了一刻钟后,老者停止了动作,转头看着沈天的方向,此时的老者气势骤然一变,原本和蔼可亲的白衣老者,突然之间散发出一股震天的战意,沈天感觉站在那里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火,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大片火,只见老者大喝一声,手指一点身下的海洋,天空霎时变得通红,仿佛天上的云彩都被烤熟了一般,一个巨大如山般的火球,自天上砸下来,砸在海洋里,将千里,全部蒸发殆尽,沈天看着那一片被蒸干的水域,吞了口唾沫,惠云和那黑衣人战斗时的威力跟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那深不见底的海坑,四周无尽的海水正向下倾泻,光是那倾泻而下的声音,便令沈天心神恍惚。

    就在沈天看着那深坑的时候,一股力量,将沈天抽离,带回了现实中。此时回过神来的沈天才发现自己的背后都是冷汗,方才那场面的震撼,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此时四周的弟子也全都走完,柔柔因为早已接受过御气法门的传授,她是第一个离开的弟子,她来这里只是来挂个名继续修炼而已。

    深深出了口气,沈天发现花涂弦又在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沈天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非常不舒服,皱了皱眉,作了一揖后,沈天转身离开,而花涂弦依然还是那副饶有兴致的样子,看着沈天离去的地方,直到沈天完全离开了她的视野,她轻叹一声,望着天空,喃喃说了一句什么,飞向空中。

    玄火派,玄火山巅,苍烨洞府。

    阴郁的洞府,苍烨一如既往的在洞府中闭目打坐,一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洞府中,望着苍烨。

    “师兄,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无礼?在小辈和师妹面前装圣人的你,也会擅闯别人的洞府么?”苍烨眼睛都没睁开,冷冷道。

    来人正是苍玄,苍玄并没有因为苍烨的话而动怒,他笑了笑,道:“师弟,你可还记得这个。”说着将一壶东西放在桌子上。

    苍烨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那是一个瓦罐,罐口有封泥,苍烨隔空用手指一弹,封泥被弹开,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碧果酒,年份有五十年以上了吧。”苍烨闻着那股清香的酒气,神情露出追忆。

    “呵呵,师弟,你果然没有忘记,今日来,便是邀你共饮此酒的,我们师兄弟,也好久没有坐下来好好谈谈心了吧。”苍玄说着摸出两个杯子,依次倒满,倒是先将第一杯倒满的酒水,推到了苍烨的面前。

    苍烨看着眼前的酒,叹了口气,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眼睛却是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师弟,可还记得,曾几何时,我们经常在月下共饮此酒,把酒言欢,论道壮志,何等快活?”苍玄道。

    “那又如何,岁月会让人慢慢看清另一个人,即便曾经亲如兄弟,转头之后,便是陌路人。”苍烨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师弟,其实你我年纪已经不小,为何你始终放不下呢?”

    苍烨没有再说话,而是独自静静的饮着酒,而苍玄,也并没有再追问下去,两个人,两个杯,一壶酒,就这样默默的在阴沉的洞府中发生,印证着两个人在岁月中摩擦留下的痕迹。

    魔影卷 第四章 第三节 盛夏飘雪(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