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天翔卷 第四章 第一百零五节 来袭

    这突如其來的敌袭令杜润军陷入了短暂的混乱,而杜横则带领着身后的修士展开了无情的杀戮,

    吼,

    整齐划一的怒吼声在战场中回荡,将近一万名修士面无表情的御使着自己的命兽突破进入杜润军的命兽阵形中,每一次拍击都带着脑浆飞溅,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被时间无情的抹去,然而,杜润带來的修士皆是自己培养了许久的精锐,在杜润大声的吼叫之下,阵形终于稳住,

    “杜润,你可知道族中规定,对于你这样的叛逆之人要如何惩罚。”

    当杜润的阵形稳住后,杜横亦是立刻停止了进攻,站在阵前,冷眼看着杜润,

    “废话少说,老子已经受够了你们这些唧唧歪歪的说词,今日既然我能够站在这里,那么便不会计较后果。”

    杜润双目一瞪,根本不与杜横多说,而杜横闻言后亦是眉毛一挑,转眼看着杜莺莺,

    “外姓之人与我杜家血脉结为道侣本是好事,但沒想到你竟然挑拨离间,今日我便将你斩杀,再将杜润关押起來好好悔过。”

    杜横知道杜莺莺对杜润的影响有多大,眼下说完立即御使着紫玄獒直取杜莺莺而去,

    吼,,

    两声大吼同时在战场中传出,杜润御使着自己的命兽拦下了杜横,两只巨犬在空中展开了第一次交锋,

    砰,

    而两军亦是开始了进攻,两方加起來有两万多名兽修,加上同等数量的命兽,这样的场面不可谓不壮观,此时两军以同样的阵形展开对攻,空中万犬奔腾的场景,令这地犬洲的风雪都要为之一颤,

    一息的时间短暂无比,然而就是时间便是由这样一息一息积攒而成,两方队列的速度都极快,仅仅不到二十息的时间,便碰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冲力令第一波碰撞下双方便已经死伤了数百名修士,在这里不得不说杜莺莺极善使用计谋,以相同的阵形与杜横对攻这便是吃定了杜横修士不如自己多才敢如此,毕竟在这样的战斗下,变换阵形并不是那么明智的选择,

    “妖妇,受死。”

    就在两军碰撞开始之后,杜莺莺自然也不会闲着,一声厉喝当空传出,一名老者御使着命兽横空而來,

    “哼,就凭你。”

    杜莺莺冷哼一声,一招手,金狼犬凭空出现,迎着老者黑色的巨犬而去,,

    轰,

    杜啸的命兽被重重的击飞,当然,那与其斗法的大雕亦不好过,两人势均力敌,但是由于自己这边的修士先被骸骨所慑,后又被这些飞禽以围攻之势狂攻,眼下死伤极为惨重,杜啸将这些情况看在眼中大急,不停的御使着自己的命兽强攻,但是对方却明显沒有顺着杜啸的意,以大雕的神速迅速的躲避巨犬的攻击,大雕之速实在太快,即便是加持了神行的巨犬亦不是其对手,一來二去,由于巨犬太过急于进攻,屡屡被大雕趁虚而入,身上带着不少伤痕,但由于杜啸这命兽的奇异,大雕亦并非毫发无损,

    “哼,你这铁刺犬果然神异。”

    这个声音乃是大雕之主发出,那人躲在极远的地方御使命兽,由于如今战场的局势太过混乱,加上大雕之主有意隐瞒自己的位置,杜啸至今无法得出敌人真身的位置,

    “这是自然,铁刺犬毛发如针刺,每次你的大雕攻击都会被它的毛发所刺伤,道友若是惧怕,为何不就此罢手,我们两军就此离去,我继续进攻雪天城,而你,则可以不必死伤同伴。”

    杜啸借着这个机会拿出几粒丹药给自己的命兽服下,虽然这样短的时间并不会有多大的效果,但总比沒有强,

    “哈哈,受人所托,岂有半途而废之理。”

    那人看见杜啸的动作,并沒有阻止,相反的语气中充满了战意,再一次御使着大雕猛攻而來,

    “家主,那两边似乎都打得非常火热。”

    由于石墙上神秘阵法的缘故,在这些石阵中,即便是初衍期修士的识念也无法穿透过去,若要知道墙那边发生的事情,只能通过听觉,在这巨大的雪原上,任何声音都能传得很远,

    “那是最好,依照杜润那边传出的声响來看,他们应该是与杜横战在了一起,若一切都如我所料,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

    杜继阴阴一笑,似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还有那杜家家主的宝座,人一旦被欲望所支配,便如掉落进无底的深渊,就连正常的思考能力也会丧失,

    “嘿嘿,那么便要提前恭喜家主,即将带领杜家走向光明大道了。”

    身旁的那名修士见杜继如此欣喜,立刻拍了马屁,此时此刻,这样的马屁作用极好,杜继闻言大笑,那阴阳怪气的笑声在空中飘荡,,

    砰,

    两只黑犬在空中激烈的对攻,每一击都带着极强的威力,那碰撞产生的余波即便是化虚后期修士靠近也会受到伤害,,这便是初衍期修士的威力,

    “杜润,趁早醒悟,你该不会看不出那薛莹莹的真正目的。”

    两只黑犬对攻一击,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而正因为如此,两犬激烈的对攻告一段落,

    “废话,你说她挑拨离间,你如今又何尝不是,我杜润有自己做事的原则,你休要再以言语中伤莺莺。”

    杜润却根本不为所动,牛脾气一倔起來无人可以阻止,立刻再御使着命兽狂攻而去,

    砰,

    杜横自然要还击,但是却并沒有以致命的攻势攻击杜润,

    “杜横,你莫非是看不起我,哼,你天资卓越,从來不将我们放在眼内,这便是你最惹人憎的地方。”

    杜润大怒,事实上杜润的确不是杜横的对手,虽然杜润的命兽亦并非凡品,但是与紫玄獒比起來却是差了太远,紫玄獒乃是由一犬魂所化,历代家主在得到上一代家主的传承后便可以得到紫玄獒的犬魂,那犬魂会进入命兽的体内,将其体内原本的犬魂吞噬,化成紫玄獒,据说这乃是杜家第一代家主无意中得到的异兽,其中的神妙自然不必多说,至少在同修为的兽修修士中,只有同样拥有这等命兽的修士才能与其一战,

    “杜润,你莫要逼人太甚,你应该知道我如此做的目的,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四周,这些死去的人都是我们自己的血脉,你可曾想过为了你以及那薛莹莹的意志而去牺牲这么多的族人是否值得。”

    杜横皱眉,但是手上却丝毫不敢放松,虽说紫玄獒神妙无比,但是也不敢任由其它的命兽击打,

    “那又如何,他们为的并非只是我一个人的意志,而是所有人的信念,你不必再多费唇舌,今日你我,注定只能有一人活下來。”

    杜润说话间神色忽然一变,似乎得到了什么讯息,快速的御使命兽快速进攻将紫玄獒避开,随后竟是忽然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砰,

    杜莺莺的实力其实比之杜润还要厉害一些,初与那名老者交手时尚且是在伯仲之间,但越打下去那老者便越是不敌,杜莺莺则是越打越來劲,直逼得那老者节节败退,

    “杜其如,你方才不是扬言要杀我么,还口口声声的喊我妖妇,今日我这妖妇便要将你剥皮拆骨。”

    杜莺莺冷面如霜,御使着巨大的金狼犬在那老者命兽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妖妇,休要猖狂。”

    名为杜其如的老者则是又惊又怒,他身为前辈竟被这晚辈打得几乎沒有还手之力,这如何叫他不怒,但是眼下生命的威胁却又让他惊慌不已,,活了如此久的岁月,又一直养尊处优,他早已忘记了生死厮杀是怎么回事,面对死亡时,心中不自觉的便会升起恐惧感,

    “如老头,受死。”

    就在杜其如全力防守杜莺莺的进攻时,身后忽然一声大吼传來,这吼声來得飞快,当杜其如反应过來时,那吼声的主人已然來到了身前,此时杜其如被两面夹攻,唯一的应对便是,,

    “犬神诀,铁壁。”

    巨犬皮肉以及骨骼迅速的硬化,化成一个血肉盾牌挡在了从后方偷袭而來的黑犬面前,

    砰,

    杜润的命兽重重的击打在那血肉盾牌之上,发出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由于杜其如反应迅速,这一击并沒有能够给他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身后袭來的杜莺莺便沒有那么好相与了,,

    “受死吧。”

    杜莺莺嘴角带着冷笑,直取杜其如而去,眼看着杜其如便要陷入绝境之中,

    “妖妇,老夫即便是死也要你陪葬。”

    杜其如双目带着决绝之色,竟是不退反进,在沒有命兽的情况下,迎向了杜莺莺,

    “雪天城的战斗已经开始了么……”

    一路的沉默行进,沈天在队伍中默默的飞着,而前方雪天城那巨大的石阵已然可以看见其轮廓,那造型与雪谜城的有些相似,却更为宏伟,其内传出的打杀声直冲天际,这一次,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修士,在这数千名修士的队伍中扮演着无关紧要的角色,这一次,他并不是什么统领, 也沒有任何的心理压力,他要做的只要一件事,那就是,活下來,